栏目导航
市场优势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市场优势 >
仗剑江湖称好汉梁山酒中真豪杰: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
发布日期:2022-06-23 03:11   来源:未知   阅读:

  梁山一百单八将,除了大刀关胜双鞭呼延灼那样的投降军官和玉麒麟卢俊义小旋风柴进扑天雕李应那样的大财主,绝大多数人上梁山只有两个目的:宋江林冲等人是逃灾避祸,阮氏三雄是为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人上一百,形形。梁山好汉喝起酒来或者喝酒之后的表现,也是五花八门:武松说假话宋江闹笑话李逵没人话,那么梁山一百单八将,谁是酒中豪杰呢?细看之下我们就会发现,有四位梁山好汉,喝酒吃肉那是真快活。

  在某些人眼里,喝酒是一种享受,正所谓“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一个列兵喝醉了,也会觉得自己是上校。

  很多人都认为梁山一百单八将中,武松是最能喝酒也最会喝酒的,而且正像他说的那样:“带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这气力不知从何而来。若不是酒醉后了胆大,景阳冈上如何打得这只大虫!那时节,我须烂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势!”

  事实证明,武松说了假话,他在景阳冈拼尽全身力打死老虎的时候,一点酒意都没有:“武松被那一惊,酒都做冷汗出了。”

  武松醉打蒋门神,也根本没有喝醉,他是形醉而神不醉,这才两脚踢翻了放松警惕的蒋忠:“虽然带着五七分酒,却装做十分醉的,前颠后偃,东倒西歪。”

  真正喝醉了的武松,战斗力就会完全归零,甚至用“烂醉如泥”来形容也不过分。血溅鸳鸯楼之后,武松抢了孔亮的肥鸡白酒吃得醉饱,能赤手空拳打死老虎的武松,拿着戒刀却奈何不得一条赖狗。

  当时的武松,是真正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西门庆潘金莲害死了他唯一的亲人武植,张都监想置他于死地。武松后退无路前程未卜,美人迟暮英雄落魄,酒入愁肠愁更愁。

  武松喝酒,只有在打虎之前连喝十八碗透瓶香比较畅快。他醉打蒋门神之前,喝的都是“苦酒”,他忧郁的眼神也在表达心中的愤懑:我堂堂一个打虎武都头,怎么会沦落为一个小衙内的打手!

  武松喝酒,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借酒浇愁,直到他遇到了花和尚鲁智深,这才有了可以开怀畅饮的心情,所以他坚决反对招安——每天有操刀鬼曹正杀猪,张青孙二娘下厨,七个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这日子给个节度使都不换。

  武松做人做事都有个底线,喝酒也是如此,不该喝的就他一滴不沾,比如潘金莲的暧昧之酒,武松宁肯渴死也不喝。

  与武松不同,宋江和李逵纯粹属于酒后无德:宋江酒后吐真言题反诗,表演了一出丑剧,装疯卖傻闹了大笑话;李逵喝酒之后不干人事也不说人话,不管做了多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都可以借着酒劲给自己找理由。

  李逵酒壮怂人胆一指头戳晕歌女,居然还沾沾自喜:“只指头略擦得一擦,他自倒了。不曾见这般鸟女子,恁地娇嫩!你便在我脸上打一百拳也不妨!”

  宋江喝酒之后闹笑话,李逵喝酒之后不说人话,这样的事情,在水浒原著中比比皆是,这里不再赘述,因为咱们要说的是喝酒吃肉的畅快,别让这两个黑厮倒了胃口。

  宋江和李逵喝酒,我们可以修改一句顺口溜来概括:“东风吹,战鼓擂,两个禽兽醉酒,谁也别笑话谁。”

  鲁智深当渭州兵马提辖的时候,并非嗜酒如命。当年他请九纹龙史进吃饭,主要目的是聊天而不是喝酒:“说些闲话,较量些枪法。”

  上了五台山之后,鲁智深开始醉酒。鲁智深之醉,让我们想了两句诗词:“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好好的兵马提辖做不成,胡子头发都没了,但是鲁智深胸中万丈豪情仍在,他只能在醉中回味在种家军金戈铁马的日子,庙门前的木雕泥塑,也被他当做敌人撂倒了。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鲁智深不但侠义无双,就是他喝酒吃肉,也是处处透着豪迈大气。

  在五台山下的小酒馆,鲁智深砂锅狗肉蘸蒜泥,吃得让人隔着书本都能闻到香气流口水。

  到了大相国寺,鲁智深跟一帮真正的底层人物喝的不亦乐乎,而且也真舍得花钱:“沽了两三担酒,杀翻一口猪,一腔羊,叫道人绿槐树下铺了芦席,请那许多泼皮团团坐定。大碗斟酒,大块切肉。”

  这才叫真正的喝酒吃肉,大家肩膀头齐论弟兄,鲁智深敞开胸怀,找到了真正的人生快乐: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武松酒醉打不过黄狗,鲁智深酒后倒拔垂杨柳,由此可见,在喝酒这方面,还是鲁智深更胜一筹。

  除了花和尚鲁智深,梁山上还有四位能吃能喝的好汉,而且看起来好像比鲁智深的酒量还大——他们干吃不饱常喝不醉。

  这三位好汉就是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我们常称之为阮氏三雄。

  阮氏三雄的饭量,在梁山绝对能排进前三,他们跟智多星吴用一起吃饭,就像三头猛虎和一只病猫坐在了一起。

  笔者粗略算了一下,吴用拉阮氏三雄入伙一起智取生辰纲,从中午到晚上,吴用只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口,阮氏三雄则吃掉了三十斤牛肉、两只肥鸡、五七斤小杂鱼。

  这半天时间,阮氏三雄每人至少吃了十斤肉喝了十斤酒,而且居然毫无醉态,第二天早上也没有宿醉头疼,一天时间奔波百里,从石碣村跑到了东溪村晁盖家里。

  散养的肥鸡,刚捞出来的鲜鱼,再加上“花糕也似”的肥牛肉和成瓮美酒,阮氏三雄这顿饭,吃得香甜,吃得畅快,喝得尽兴,喝得豪迈。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真正的梁山好汉爱喝酒,是因为美酒能激发出他们的干云豪情;梁山好汉爱吃肉,是因为他们都有强健的体魄。

  大瓮泥封醇酒,花糕也似肥牛肉,砂锅狗肉蘸蒜泥,生死相托的兄弟,刀光剑影的江湖,这才是男人的生活……